财经 2022-01-24 03:20 作者:admin    浏览:176    

读 台风凡比亚 这则新闻的感想

从昨日凌晨开始,“凡亚比”猛烈来袭,厦门一些地方的铁皮屋、绿化树等,抗不住大风的袭击,纷纷倒下;海边,惊涛骇浪拍打岸边,让人惊魂,但也有人很“抽风”,在大风中狂奔……本报记者兵分几路,与风雨同行。
在台风的侵袭下,岛内岛外不少地方一片狼藉,许多市民也因为这次台风受了不少罪——— 同安的叶先生一家,房顶破了一个大洞,只好栖身村里的学校;海沧的邱先生,经营的种植园损失惨重,欲哭无泪。

台风只是暂时的,我们希望在台风过后,这些遭受困难的人能够挺过去,也希望相关政府部门对他们伸出援手。 今天早上一大早起来,就听到了呼呼的风声。往窗外一看,乌云密布——想必是今年第八号台风“凡亚比”登陆了。

漫步在街上,街上少了往日的喧嚣——人寥寥无几,商店也停止营业了。一阵阵狂风吹来,吹得人睁不开眼。往前迈一步,都如同拖着千斤砖。 风“呼呼”地狂叫着,像考虑在叫,可怕极了!狂风刮倒了一棵又一棵大树,打破了无数块的玻璃,把人们撑着的雨伞一把把拦腰折断,满地都是断了的雨伞。 回到家,暴雨下起来了。站在阳台上,远处的山不见了,近处的楼房也蒙上了一层纱。往楼下望去,我看见一个人走在小区大道上,显然被这场暴雨打得措手不及,慌忙打起了伞。可一把伞怎能抵御风魔的攻击?很快,伞被吹折了,而那个过路人只好抱着头没命地往能遮风挡雨的地方跑。但愿这个人不要感冒……


凡亚比,从不留情。 这是别具一格的风,既不像春风那样和煦,也不像秋风那样清爽怡人,更不像夏风那样火热,我是冷酷无情的。我犹如黄河波涛汹涌,犹如狮子乱叫狂吼,似乎要撕裂宇宙。
风一个劲儿刮,雨一个劲儿下。我走进学校大门,不觉怔住了:校园里的树木倒的倒,歪的歪,地上、屋顶上到处躺着树枝。大风在无情地呼啸,大雨像瓢泼一样往下浇。台风像神话里魔鬼作法那样,天空里顷刻出现了烧焦的破棉絮似的云块,变得昏天黑地、混混沌沌的了。风在树枝上、电线杆上打着呼哨。暴雨像瀑布似的倾泻下来,风和雨搅拌在一起,像密集的子弹般噼噼啪啪射来,打在人的脸上像针刺一般痛。这台风来势真猛啊!台风刮起来气势真是惊人。它们直刮得人站也站不稳,要抱住木桩才不致于被刮下海去;那种风力可以把一座茅棚像火柴盒子似的刮到海中。风沙越来越大,忽而掠过房顶逃遁在大沙漠之中,忽而又瞬息万里地冲到这小学校里,推开门窗,好像在吓唬人,好像要找较量的对手。
这时的风刮得愈来愈猛。它在屋外啸叫着,盘旋着,呼呼的风声喧嚣而鼎沸,颇像排山倒海而来的惊涛骇浪,仿佛整座房子都在颤抖。它夹着雨点铺天盖地而来,使人十步之内不辨方向。



凡亚比,这个名字多么可爱,可在人们眼里,它是那么冷漠无情。
今天一早,一阵阵凉风袭来,让人瑟瑟发抖。我望着窗外。今天因为“凡亚比”台风我留在了家里,望着窗外,独自享受一个人的清静。
外面下起了暴雨,这就是“凡亚比”一个残酷的它。过了一会儿,雨小了一点,我看了看,举起伞,向下走去。
一棵小树在风中摇拽着,我露出爱怜的神情,慢慢抚摸着。
在我去学校的路上,我看到了“凡亚比”的庐山真面目,一棵粗壮的大树,倒在路旁,每一根须都清晰可见,我吓坏了。
它,不像春风那样柔软;不像夏天的风那样暑气逼人;不像秋风那样凉爽;也不像冬风那样柔和,它就是猛烈猛烈再猛烈。
凡亚比,这个淘气包,跑到厦门为非作歹,我们并不欢迎。
唉,猛烈的凡亚比。


凡亚比,名字很,却是那么的不留情。
我是别具一格的风,既不像春风那样和煦,也不像秋风那样清爽怡人,更不像夏风那样火热,我是冷酷无情的。我犹如黄河波涛汹涌,犹如狮子乱叫狂吼,似乎要撕裂宇宙。
还如:
1、风一个劲儿刮,雨一个劲儿下。我走进学校大门,不觉怔住了:校园里的树木倒的倒,歪的歪,地上、屋顶上到处躺着树枝。

2、大风在无情地呼啸,大雨像瓢泼一样往下浇。

3、台风像神话里魔鬼作法那样,天空里顷刻出现了烧焦的破棉絮似的云块,变得昏天黑地、混混沌沌的了。风在树枝上、电线杆上打着呼哨。暴雨像瀑布似的倾泻下来,风和雨搅拌在一起,像密集的子弹般噼噼啪啪射来,打在人的脸上像针刺一般痛。这台风来势真猛啊!

4、台风刮起来气势真是惊人。它们直刮得人站也站不稳,要抱住木桩才不致于被刮下海去;那种风力可以把一座茅棚像火柴盒子似的刮到海中。
风沙越来越大,忽而掠过房顶逃遁在大沙漠之中,忽而又瞬息万里地冲到这小学校里,推开门窗,好像在吓唬人,好像要找较量的对手。

5、这时的风刮得愈来愈猛。它在屋外啸叫着,盘旋着,呼呼的风声喧嚣而鼎沸,颇像排山倒海而来的惊涛骇浪,仿佛整座房子都在颤抖。

6、它夹着雨点铺天盖地而来,使人十步之内不辨方向。

 
打赏